您现在的位置是:今日中国

东方戏剧梦——乌镇戏剧节

2021-08-14 14:03今日中国

简介2019年10月25日,第七届乌镇戏剧节开幕,有着重脊高檐、石板小路、古旧木屋、清清湖水的江南小镇乌镇迎来众多大师、名剧的再度聚首。经过七年成长的乌镇戏剧节还十分年轻,但这并不影响它成为引人注目的文化盛事和中国文化在国际戏剧领域里的新名片。 2019年...

2019年10月25日,第七届乌镇戏剧节开幕,有着重脊高檐、石板小路、古旧木屋、清清湖水的江南小镇乌镇迎来众多大师、名剧的再度聚首。经过七年成长的乌镇戏剧节还十分年轻,但这并不影响它成为引人注目的文化盛事和中国文化在国际戏剧领域里的新名片。

2019年10月25日,第七届乌镇戏剧节开幕,有着重脊高檐、石板小路、古旧木屋、清清湖水的江南小镇乌镇迎来众多大师、名剧的再度聚首。

wuzhenfengguang
乌镇风光
wuzhenfengguang book

乌镇,位于浙江省嘉兴市桐乡,是典型的江南小镇,完整地保存着晚清和民国时期水乡古镇的风貌和格局;更有茅盾、木心等大家生长于斯。

与有七十多年历史的阿维尼翁艺术节(Festival d'Avignon)和爱丁堡艺术节(The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等国际戏剧节相比,经过七年成长的乌镇戏剧节还十分年轻,但这并不影响它成为引人注目的文化盛事和中国文化在国际戏剧领域里的新名片。

从无到有

内地现代戏剧发育较晚,观众基础薄弱,属于相对小众的艺术门类。与电影、电视剧相比,戏剧并不具备广阔的市场,要举办戏剧节往往面临人才、资金、票房、剧作等方面的难题。

在乌镇操办如此规模的戏剧节,似乎更是难上加难。其实,小镇举办戏剧节,进而形成世界性的影响力,在国际上已有不少成功案例。如法国的阿维尼翁、日本的利贺,这些小镇皆因戏剧而闻名天下,成为戏剧爱好者心中的圣地。

从技术上看,剧作在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演,但是在乌镇展演,不会像大城市那样千城一面,这里艺术感、反差更大,带给观众的感受也更强烈。

加之乌镇凭藉良好的消费体验和便捷的基础设施,在同类型景区中,营收能力一直领先,使其更有实力支持戏剧节。财报显示,2017年,乌镇景区全年实现营收16.46亿元,同比增长20.93%;2018年乌镇前三季度营收13.53亿元,同比增长9.36%。

2013年,乌镇戏剧节由陈向宏、黄磊、赖声川、孟京辉共同发起,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主办。乌镇和戏剧节的缘分还可追溯至2006年:当时,在上海出演赖声川话剧《暗恋桃花源》的黄磊邀请朋友,同时也是乌镇景区总规划师陈向宏来看戏,戏剧的氛围和力量令其深感震撼。在乌镇做戏剧节的想法源自黄磊一次酒后的突发奇想,恰好陈向宏此时也正在为乌镇的前途发愁,作为土生土长的乌镇人,对这里感情深厚,不甘心于只做一个普通的景区。因此,听到戏剧节这个提议,二人一拍即合。

随后赖声川、孟京辉加入,在赖声川亲自绘图督工下,几栋破旧不堪的房子修缮成了如今的小剧场,耗资四亿的乌镇大剧院成为整个戏剧节的核心建筑。戏剧节开始在拥有1300年历史的乌镇扎根,将西方舶来的现代戏剧嫁接在千年的东方遗存里,两种文明并行不悖地交互融合,发生着奇妙的化学反应。

wuzhendajuyuan
乌镇大剧院
wuzhendajuyuan

一个艺术家的艺术节

戏剧节由特邀剧目、青年竞演、古镇嘉年华、小镇对话(论坛、峰会、工作坊、朗读会、展览)组成。这四个单元成为撑起戏剧节的四根支柱。

sigedanyuanfanti
sigedanyuanfanti

戏剧节採取艺术总监负责制,由艺术总监在全世界範围内遴选作品、邀请剧组。赖声川担任第一届艺术总监时最为艰辛,到处拜託人来戏剧节演出。随着乌镇戏剧节的名声越来越大,如今邀戏难度大大降低,2018年乌镇戏剧节就迎来了世界四大顶级历史名团,包括俄罗斯莫斯科艺术剧院、德国塔利亚剧院、日本SCOT剧团、波兰华沙新剧院等。

main_site_illustrationwuzhenxijujie_v3-02
main_site_illustrationwuzhenxijujie_v3-02
jumu
第七届乌镇戏剧节特邀剧目单元中的部分剧目
jumu

艺术总监的个人品味会强烈影响戏剧节的风格。在赖声川打响头炮后,第三、四届艺术总监由先锋实验导演孟京辉担任,所选剧目中,先锋实验作品明显增多。第五、六届女性艺术总监田沁鑫则在特邀剧目中首次单设女性系列,为戏剧节带来一丝新的气息。有网友评价称:如果说,前四届乌镇戏剧节是男子汉形象,那么第五届乌镇戏剧节一定是温柔如水的姑娘。

为了给观众带来纯粹的戏剧体验,四位发起人一直努力维护戏剧节的独立精神,在任何场合都没有领导讲话的环节,也拒绝了很多慕名而来的商业赞助,可以说乌镇戏剧节是一个艺术家的艺术节。正是自由的环境,使得艺术家们有权保留自己的小任性,如陈明昊的《从清晨到午夜》,他将演出时间设定为午夜1:30开始,整部作品时长290分钟,到清晨结束。在这个时间段,安静的乌镇,几百个观众聚集在一起,轻轻聆听乌镇深夜戏剧的声音。这是乌镇戏剧节的特别之处,不是做节目演出商,也不是仅仅在乌镇提供剧场,更重要的是传递一种精神、一种文化态度。

戏剧的明天

青年是戏剧的未来,也是戏剧节不断生长的动力,所以青年竞演一直受到乌镇戏剧节评委会的高度重视,也是戏剧节最独特、最引以为傲的单元。乌镇戏剧节,逐渐成为年轻人戏剧梦开始的地方。

黄磊曾对媒体谈起这样一段往事,记得第一年戏剧节时,他站在似水年华酒吧门口,和一位参加青年竞演的演员聊天。演员喝醉了,向黄磊坦露心扉,说他原本已打算改行,是乌镇戏剧节让他再次充满希望。这种被乌镇重新点燃戏剧梦想的故事几乎在每一届青年竞演的演员中都会发生。

戏剧生态的良性循环也正在形成,2018年开幕大戏《茶馆》主演之一陈明昊参与了首届青年竞演。他导演的《巴巴妈妈》拿到最佳戏剧奖,之后他拿着20万元奖金,做了《公牛》和《大鸡》两部戏,其中《大鸡》回到了乌镇戏剧节进行演出,并创下第四届乌镇戏剧节特邀剧目门票最快售罄的纪录。

与此同时,戏剧节还保持着严苛的评选标準,去年因青年戏剧人表现不佳,宁可让最佳戏剧奖空缺。

相较于成熟、耀眼的特邀剧目,这部分演出的剧目是不那么完美的,水平参差不齐,有时不禁让观众质疑组委会的甄选和鉴别能力,这或许也是乌镇戏剧节弥足珍贵的地方,不光孵化梦想,更是勇敢地冒险去为青涩的年轻人提供试错的平台。青年戏剧人也将以乌镇为原点,不断成长,向世界进发。

剧场外的风景

戏剧不仅仅限于剧场内,也延展到剧场外的木屋、石桥、巷陌甚至摇橹船。时间与空间再也拦不住戏剧的发生,剧场外任何一处公共空间都可以成为舞台,整座小镇变为一座天然的剧场。戏剧节期间,小镇内有着上千场不定时、无定点的古镇嘉年华免费演出,消解人们对于戏剧曲高和寡、高山流水的误解。即便不是戏剧爱好者,不进剧场看戏,也会被这里的节日气氛感染,漫步在青石板的老街上,不经意间就会入戏,成为一场表演的围观者或参与者。

jianianhuaxunyou
嘉年华巡游
jianianhuaxunyou
juxiongchumei
来自法国的《巨熊出没》戏剧嘉年华在街头和观众互动
juxiongchumei

这些演出积极吸纳当代戏剧表演、传统戏剧艺术的表演形式,也敞开怀抱欢迎舞蹈、音乐、现代艺术、跨界创意等一切形式的表演艺术加入到这场艺术狂欢当中。此外,皮影戏、崑曲、赣剧、蒙古长调、方言演出、地方相声等非遗文化也纷纷在戏剧节亮相,古镇嘉年华也成为人们了解、认知民俗传统文化和少数民族文化的渠道。

mianyangchuanjutuhuobianlianjianianhuayanchu
绵阳川剧《吐火变脸》嘉年华演出
mianyangchuanjutuhuobianlianjianianhuayanchu

戏剧的间隙,还穿插着戏剧峰会、戏剧工作坊、剧本朗读会、戏剧展览等小镇对话活动,来自世界各地的戏剧创作者、批评家、管理者共同就世界戏剧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戏剧创作与批评、舞台美学创新等问题进行讨论。还原台前幕后的戏剧真相,连接中、外戏剧人,也连接着创作者和观众。

xiaozhenduihua
xiaozhenduihua

观众也用手中的票回应了乌镇戏剧节的用心筹备,每一年的票房都在刷新纪录,从首届80%的上座率,到第三届已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现象;2017年,24部戏中有15部戏的票,只用了一个小时便售完;2018年,开票后五分钟内,《茶馆》等六部剧目售罄,大部分特邀剧目均在半日内售空,开票首日就售出了91.6%的戏票。六年间先后有数十万名观众走进乌镇戏剧节剧场,近百万名游客感受过乌镇戏剧节的鲜活魅力。戏剧节本身趋向收支平衡,几乎所有人都感慨,乌镇实现了中国戏剧人的一个梦,也激发了许多年轻人的戏剧梦。

乌镇戏剧节还有更大的野心,赖声川在接受大公网採访时坦言:我们创办乌镇戏剧节的初衷就是希望创造一个橱窗,可以让中国看到世界,让世界看到中国。第一届戏剧节开始就确定了很高的定位,比如中文的戏都要翻译成英文,国外的戏都要翻译成中、英文;还请来欧洲、美国的记者做报道,请世界知名剧评人来考察评论。

几年来,乌镇戏剧节立足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深度互动,在国际上越来越具有影响力,期待终有一天会成为发起人陈向宏所说的让世界看到中国传统文化自信的戏剧节。

参考资料

乌镇戏剧节官网

乌镇戏剧节 五年一梦

《五年,乌镇入戏》人民日报 2017/10/31

《乌镇戏剧节为何无法复刻》 新京报 2017/10/30

《乌镇戏剧节有容乃大 赖声川:让世界看到中国》大公网 2018/10/29

《乌镇戏剧节总执行陈瑜:水乡乌镇造一个戏剧梦境》 新京报 2014/11/6

《乌镇戏剧节编织了一场冒险梦》 澎湃新闻 2018/10/28

《乌镇戏剧节 古镇的另一种形式》 中国新闻周刊 2018/10/29

Tags:东方戏剧,东方,戏剧,乌镇,戏剧节,2019年,10月,25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东方戏剧,东方,戏剧,乌镇,戏剧节,2019年,10月,25